本站偏耽美向,不喜者誤入(メ゚Д゚)メ

廣告贊助

 

undefined

【重發】

 

 

「歡迎光臨。」嘹亮婉轉有如黃鶯出谷。

這是金南俊在夢醒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而後映入眼簾的便是數學老師亮燦的頭頂以及呼嘯而過的藤條。

 

「鄭號錫。」他喚了喚自己的生死之交,後者則是坐在離地約三公尺的鐵欄杆上,聽聞即輕巧的翻身落地,一雙手都還插在口袋中吊兒啷噹的不成樣子。

「幹嘛呢?」對方問道,語氣飄忽的揉碎在風裡被一併帶走了。那是一個放學的午後,金南俊上課打盹兒不幸被最嚴厲古板的死老頭給抓了正著,所以現在才會站在學務處前乾舉著凳子犯傻。

鄭號錫上下打量對方微微發抖的手臂,自個兒沒底氣的笑了出來:「哈哈,我真沒想過學霸舉板凳會是這個模樣

「別貧。」金南俊無奈:「而且都放學了你還留著幹嘛呢?

「我被堵了。」

「蛤?

「我被堵了,字面上的意思。」鄭號錫變換著手勢在男人面前筆畫,「昨天我們不是去了便利商店一趟嗎?那時候人多的要命,我看見前面剛好有個學弟就請他先讓位了。」

所以你插學弟隊,還被對方堵?」這次換金南俊沒心沒肺的笑,「蒼了天了,學長學弟制都傳承了十幾屆就你在踢鐵板。」

「好像是混道上的小霸王......沒記錯的話叫田柾國吧?」他苦著一張臉:「總之沒你陪我不敢出校門,這鐵板踢了連腳都要骨折我可賠不起。」

「擋煞是吧?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到點後金南俊立即放下板凳,如釋重負的揉捏發酸發疼的臂膀。秋末的太陽仍是很烈,反射在鐵欄杆上的光點刺痛了他的眼睛,金南俊鬼使神差的又補了句:「那你也得幫我個忙。」

鄭號錫很講義氣:「儘管說。」

昨天我們去了便利商店一趟」金南俊頓語,猶豫過後才露出有些羞赧的笑容和兩個小塹。

 

「我好像喜歡上了那位店員。」

 

/

 

「都這麼久了,會不會出事啊?」金泰亨光想要和學長正面槓上就挫的要命,扯著朴智旻的衣袖悄咪咪的想臨陣脫逃,「反正田柾國命這麼硬,我們兩個把風的……」話至此說曹操曹操到,對方正一臉掃興的從側門走回來,剛進門便看到兩人有些鬼鬼祟祟的模樣,「怎麼了?」他問。

朴智旻沒什麼心眼兒是個老實人,指著身旁人想張口說話卻沒能辦到,嘴巴被摀了個實。金泰亨轉頭忙道:「結果如何?

「嘖,他帶了人。」田柾國一屁股坐在木製課桌椅上弄出不堪承受的聲響,開始流暢的訴說始末:「雖然只有一個,但是很高、比我們都高……大概比老大多了大半個頭,邊走邊熱身一副要幹架的樣子,拉上校門時還不小心把鐵桿子扯斷了。」

小夥伴們面面相覷,來人到底屬何方神聖才能擁有如此驚人的破壞力?

「柾國啊我們就算了吧?」朴智旻扒開金泰亨的手苦苦相勸,「這種小事忍忍就過去了,要是惹上更可怕的要怎麼辦?

「不行!!無論是誰插隊都是不好的行為,像老大也從沒插隊過的!!」田小國正氣凜然,一雙兔眼圓又圓,「總之找到機會我一定要痛揍他!!」語落,他隨即撈起斜肩式的背包大喊一句:「補習去!」風風火火的離場。

 

/

 

金南俊雖然處在放牛班裡頭卻仍舊出類拔萃,大概是腦子天生生的好、相貌也不差,更是一米八一高挑的大男孩一枚卻始終乏人問津,問題出在哪兒他跟那些好哥們兒討論再多也沒得出結果,便乾脆當條狗了。

「但是你竟然跟我說你要脫單?說好一起啃狗糧直到畢業呢!?

「誰要跟你一起啃到畢業...」他被鄭號錫誇張的演技給逗笑了,臂膀痠疼的部分還未舒緩,金南俊扭了扭肩又是扭了扭手軸,沒有一處不是疲累。

「不過她應該是新來的吧?我是真沒怎麼注意。」鄭號錫終於正經的肅起面容,絞盡腦汁助友人擬定把妹對策,卻聽到一聲怪異的沉響與金屬斷裂聲極為酷似。金南俊身形僵硬、背對著鄭號錫又是鏗鏗鏘鏘弄了一陣,直至退開時,鐵把手以著極為詭譎的角度鑲合在斷裂面上,看上去和原本沒有兩樣十分的合理…………才怪啦。

「警衛伯伯還在嗎?」鄭號錫對著警衛室笑咪咪地喊上一聲招呼,沒聽到回應便拉上又犯傻的罪魁禍首拔腿就跑,「握曹你這怪力到底是怎麼搞的!?」他痛罵。

「我也不知道啊大概是因為生鏽了所以變脆了吧?」理由合理的可惡,破壞公物的責任頓時被拋在腦後變得雲淡風輕。就這樣不知奔過了幾個巷口,金南俊腳下突然一個急煞,拉過鄭號錫因為慣性差點跌的狗吃屎的身軀,手指著一處語氣興奮的不成模樣直喊:「就是她啊!就是她啊!

誰啊?鄭號錫連忙也睜著八卦子眼兒去尋找友人口中的Miss Right。玻璃製的自動門隨著音樂聲往兩側移動,只見有位清秀俏麗的黑髮女孩兒綁著馬尾,站在結帳台後一聲「歡迎光臨」甜美動聽,臉上明媚的朝氣顧盼間流露柔情。

「歐齁不錯欸。」鄭號錫笑語中帶了點猥瑣馬上受到金南俊的眼刀譴責,沒一會兒卻是自己傻兮兮的說:「是吧不錯吧?果然熱戀中的男人都是精神分裂的。

「我該怎麼辦啊?IQ148金南俊此時像個智障,陷在如何踏出第一步的困境裡。

很明顯鄭號錫就屬沒交過女朋友卻富有理論的類型,一言以蔽之:成績不特麼好就是鬼點子特多,水靈的鹿眼兒繞上一圈,頓時靈光乍現。

 

/

 

「你看到結帳台前面那一籃特價中的商品嗎?

「看到了。」

「聽哥的,強烈的第一印象對女生很重要。」鄭號錫拍胸埔保證,「你就進去,上前把那一籃特價的東西全買了,引起她的注意後接下來對話才會比較容易。」MD我真是個天才。

實在是太有道理了!!!金南俊差點沒當街膜拜。滿滿的少男情懷在還沒準備好前就被鄭號錫半推半強迫的踹進店內。制式化的音樂聲響起,金南俊十分狼狽的接受冷氣的吹拂,轉身還可以看到損友離玻璃門外的不遠處自以為很低調地向他打PASS

「歡迎光臨~」女孩兒就近在眼前,眼眸彎起笑意望向唐突出現的大男孩。

金南俊連手都在抖,掏出皮夾時都沒比大考那時緊張。他下意識撇眼看了他的朋友,鄭號錫傳遞了「氣勢」兩個字後還附贈了甩鈔票、總之十分囂張的動作在暗示自己裝闊。

可是渾蛋,老子很窮的啊!!!!

將愛情列為第一優先準則,金南俊顧不上恥度爆表的自尊心在抗議,咬牙抽出一疊鈔票「啪」的響亮砸在櫃台上,朗聲道:「特價的商品我全要了。」

「先、先生確定全部都要嗎?」她很是驚訝。

「沒錯。」伴隨條碼感應器的急促短音,此刻金南俊的小心臟已雀躍的在天際翱翔,白日夢做到第二個女兒都出生了還從母姓----現在的他,一定帥爆了。

 

「好的,保險套(標榜厚度0.0001cm)十二盒,先生這樣總共是XXXX元喔。」

………」挖哩咧。

What did you say?保險套???

重點是一次還買一打,不引起注意也難。

 

靠北。

 

/

 

「一個女生晚上走路回去會很危險,我的摩托車借妳。」

姿妤還未反應過來,下意識接住對方丟過來的一串鑰匙。「疑?真的可以嗎??」她忙問,感到十分的受寵若驚。男人只是淡淡地回了聲「嗯」,菸霧繚繞著他的五官很是模糊,只剩一點火星在夜晚中清晰可辨,吐出的氣息將刺鼻的雲煙砍成兩半,「...畢竟妳不是說今天有人包了一打保險套走了,那種怪人還是要小心點。」。

「話說你弟不是不喜歡你抽菸嗎?」戴上安全帽的同時她終於忍不住發問,對方只是笑了笑、帶著醇厚的菸酒嗓。

……你說田柾國?他不是我的親弟弟。」閔玧其搧散了一身菸味,順手將紅點給捻熄了,「反正就認識了,小小一個孩子死都要跟著,口口聲聲都是老大……

「難道不是嗎?

「嘶……也算吧,反正我不善良,號稱學校的惡瘤。」男人的笑容很好看,哪裡還有半點話語中所描述的戾氣?「總之我不會在他面前抽。」

女孩發動好機車,調笑道:「那至少你是位好哥哥。」

「好哥哥??」接連上揚的語調,閔玧其表現的很不置可否,一手拋接著打火機意興闌珊的上前道了小別:「車明天還我就行,最近辛苦妳一個人值班了。」

 

/

 

這種糗事若發生過一次,尤其還在喜歡的女生面前,基本上你的人生可以等同毀去一半。

 

「南俊,我們就讓事情過去吧,畢竟這世界上的不確定性太多了。」鄭號錫見男人絲毫沒有任何反應,只好開始在金南俊的頭髮上做起文章、捏塑小惡魔的角,但最後還是被對方一手撥亂。

「天涯何處無芳草......」學渣略為運作自己的腦想找文言文想做些安慰來著,一具完整的話還未吐全,鄭號錫一個機靈又是乍現而過的鬼點子,「金南俊!!!我想到了!!!」他大喊。

……?」現在極為嚴肅的,是攸關信任的問題。僅管知道這件事情誰也不能怪誰,但金南俊是真的怕了。男人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抬起狹長的眉眼,映入眼簾的則是鄭號錫充滿信心的閃亮容顏:「兄弟,這很老套,但至少不會出錯。」

「情書。」他道,「你的文筆有多牛我最清楚,總之盡管放縱你對她如汪洋大海般紅似的愛意,用真誠打動她的心臟!!!!

金南俊得承認,這真的很爛,但唯獨愛情,他甚麼都願意做。

 

「我探過她的上班時間點了,剛好在放學時段。」隔天金南俊一敲鐘就扯著鄭號錫跑,「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噁心!!!辣眼睛!!!」看來是被發了一把狗糧,鄭號錫臉上雖盡寫著嫌棄,但仍是十分盡責的完成他身為邱比特的職責。也不過幾分鐘的腳程,他們屏氣凝神站在便利商店外守候,果不其然,那位俏麗的女孩便已停好機車、換上員工服裝走進全家便利商店中。

而金南俊,此刻儼然就像位聖誕老人,要將自己用滿溢而出的心意製成的禮物平安送達到房屋內----也就是那台機車上。任務達成後他感覺是丟掉了一大塊燙手山芋,衝回鄭號錫旁蹦蹦跳跳的亂叫一陣。

「我留了自己電話號碼,你覺得她會回復我嗎?

「相信我,上天不會辜負你。」鄭號錫作媒做得如此辛勞也終能如釋重負,「我們現在倒可以來想想那一打的保險套要如何消耗了。」

 

/

 

「謝謝你的車,給。」姿妤笑嘻嘻的將鑰匙一丟,閔玧其連看都沒看便反手接住了。

「前籃球校隊,別太迷戀我。」男人平時無賴慣了,講起話來都不臉紅,隨手打開收銀機塞了錢便在背後選了喜歡的牌子、拆開包裝便要抽。

她急忙將人趕出店外好留給室內一個清新的空氣,回道:Sorry~我的理想型不能抽菸~~」而閔玧其卻已經開始點火了,深深的吸上一口還十足挑釁的將菸霧噴在對方的臉上。

行,說這男人是位流氓姿妤是真信了。回到自己的岡位上再度重複日復一日的「歡迎光臨」,沒過多久閔玧其也拖著一身菸味慵懶地走到另一個結帳台,沒什麼服務態度始終要喊不喊的,估計是連店長也被威脅過才不敢開除他,但至少手腳算的上幹練,半蒙混半做事的湊合著工時。

 

下班後一屁股坐上機車,閔玧其叼著菸還來不及點火,想翻找備用打火機卻只在機車前的收納處摸到一封信和一盒巧克力,這兩個不太可能出現在自己人生的物品硬是將他的菸給嚇掉了,「…………甚麼東西啊?!」他含糊的抱怨。

這是......我的車嗎?閔玧其腦子像被灌過水,確認過車牌的確是自己的150c.c小綿羊後便學會接受事實。尤其信紙還挑的細膩,典雅的牛皮紙簡約風格很對自己的味口,但閔玧其並不怎麼嗜甜的,但看到包裝上70%的標註也並非不能接受。

大概65分給你勉強及格吧?男人省下抽菸的功夫,繞開棉線後裡頭裝著一張黑色的卡片,用牛奶筆只寫了寥寥幾句話,但僅僅幾句話也足夠辣眼睛了。小流氓歸凶歸狠就是沒談過戀愛,閔玧其耳際後一片都是羞臊的紅。

 

喜歡你說「歡迎光臨」的模樣。

喜歡你的聲音。

喜歡你笑起來的模樣。

喜歡你,僅是你。

 

我操這肉麻起來都不用錢的。沒寫屬名,閔玧其急急忙忙瞥了下方的電話號碼一眼後就將信紙塞回去完成了封印儀式,都怪他上班時刻太混,別說妹子,他連客人來了幾位、眼睛鼻子耳朵長哪兒都說不出個大概。

到底是誰啊?過了半個小時閔玧其還是覺得臉熱得要命、中途頻頻差點出車禍。

 

..這通電話,是該打?不該打?

 

/

 

晚上十一點。

一位孤獨的男人,和始終鎖屏的手機。No phonecall.No message.至於作者的英文程度如何你就別和她講邏輯了。

金南俊不敢睡著,捧著哀鳳就怕是訊號不足,乾脆又高舉了十分鐘後便宣布放棄、隨手往地上一放。

完蛋了。告吹了。他的初戀,還有用不完的保險套。金南俊感到悵然若失卻流不出淚水,心就像被活生生挖空一半,但世事難料,就在希望幾進完全枯竭之際,震動卻來的猝不及防的刺痛了自己的指間。

管不著此刻人是不是狼狽地從床上滾落地,看到未知的號碼的同時整個靜謐的夜皆充滿磅礡的心跳聲,似乎能直接透過話筒傳遞給遠方的「她」,但在面對接通按鈕前,金南俊幾乎又要畏懼了。

接通後的沉默就像股默契,沒人先開口說話。金南俊一手撫胸、一手接聽,儘管深知此舉動的愚蠢,但若再不給他個痛快,心力耗弱都將會成為即將發生的事。

 

……歡迎光臨?」超man der菸酒嗓。

媽的,鬼來電。金南俊一秒掉線。

 

/

 

為甚麼掛我電話?

閔玧其憋屈到一個不行,對著手機大喊:「你不是說你喜歡我講『歡迎光臨』嗎?」事後才發覺自己的愚蠢,尷尬的自個做了圓場愛情是甚麼?多餘的東西老子向來不希罕。

………」實在受不了,閔玧其又把卡片拿出來細細看過一遍。誰又能想像一位平時一手遮天的校霸被一個莫名的告白折磨成這副模樣?

想當然爾,閔玧其整夜無眠,隔天掛著兩個熊貓眼、瀰漫十足陰森的氣場到校報告,小弟們都要挫死了,沒睡飽的老大最可怕。

我要找人。」他只吩咐了一句話,眾人面面相覷,最後將焦點集中在桌上的一張黑色小卡片。

……找人?.....寫這封信的人?....呃,情書!?

手下們極力控制著面部神經,內容太肉麻了,可是那是老大很重視的東西所以不能吐。

「可是沒有屬名,萬一『她』不是本校人……」有人很戰戰兢兢的點出致命的漏洞,卻看到閔玧其露出比沒睡好更要失魂落魄的神情----萬事皆休矣。

……好的,我們會好好做的。他們暗自發誓。

「嘶……還有還有。」男人揮了揮手,把走出教室的人馬給叫了回來。

 

「我想吃巧克力,70%的那種。」

 

/

 

「靠,出大事了。」鄭號錫永遠是消息最靈通的那位,「高三現在派了人手在掃蕩整個校區,說要找人。」

金南俊無精打采的問:「甚麼人?

「不曉得啊,沒得透漏,聽說是個女的。」他接著道:「照這個規模來看應該是惹到了我們的校爺爺、校頭頭......奇怪了校霸長甚麼樣叫甚麼名字根本沒幾人曉得,能招惹到也不是普通厲害……」見對方無心理會,鄭號錫便止住了這個話題,「……你怎麼啦?還在想她啊?

「我……」其實金南俊始終沒把昨天電話的事情告訴對方,只用「沒有收到回覆」帶過了,反正這兩個的結果也足以相當。

「振作點吧?不是還有最後一招嗎……呃,近月樓台先得水?

「是近水樓台先得月。」男人頓時被點醒,「……你要我直接去當全家的員工!?

Bingo,短期的總會徵吧?我上次好像有看到那家店在開缺。」他笑道:「我只是擔心照到面你們倆會尷尬癌發作,畢竟保險套

「噓----別提了。」金南俊見到希望的曙光後便再度恢復成生龍活虎的模樣,他謹慎地問:「我穿正裝去面試會太隆重嗎?

鄭號錫沒把持好,「噗嗤」一聲忍俊不禁:「別瞎操那個心,我平常買鹽酥雞吃都穿成那副模樣。」

 

/

 

「老大,沒找到人。」

…………那就算了吧。」

可是你一副介意的要死的樣子,這是眾人的心聲。閔玧其大概在這幾節課裡睡得很飽,悠閒的細細啃著一大片巧克力,偶爾還會向旁人丟句:「要麼?

「呀柾國,我問你一個問題。」他把弟弟給扯了過來,問道:「你之前說,和命中注定的人擦身而過會有鈴鐺的響聲……

怎麼想都是假的吧?那不是動畫嗎!?金泰亨白眼不敢翻的太高,果然人一戀愛就沒了智商,連校霸都一樣。

「是真的。」尤其田柾國還萬分肯定,「而且很悅耳,和一般的鈴聲都不同。」

……嗯。」閔玧其答的有點遲疑,經合理推測大概是閔爺爺必須要到處移動尋找真愛所以覺得很痛苦吧?「至於插你隊的那個學長,下落如何?」講至此田柾國的臉色便隨即變調,彆扭的回答:……那男人很聰明,到現在走路從不落單的。」

聰明嗎?我喜歡聰明人,如果願意聽話倒可考慮將他納入眼線裡頭。」

「但問題是在出另一個學長身上,就是形影不離的那位。」他道:「名字我也不曉得,但是很高,而且很有破壞力,所以我才不敢輕舉妄動。」

「我也親眼看過……」朴智旻縮在角落弱弱的補充,「他進過的廁所門五成會關不起來,用過的水龍頭八成會掉零件。」

人才,這我一定要拿。」閔玧其的態度頓時變得更篤定了,男人略為苦惱的搔頭:「嘖,只可惜我們只能採取被動他媽這規矩還是我自己立的

 

先散會吧。」

 

/

 

金南俊應徵這個工作完全是啜手可得,光穿著正裝和一口流利的英文自介就把店長給嚇的沒命。所以當男人收到應聘消息、萬分激動的淚擁鄭號錫時,鄭號錫其實是覺得很丟臉的。

「店長說明天就可以來上班了,而且時段不偏不倚和她一樣」金南俊幸福得融化,連鄭號錫敷衍地說著:「好棒好棒」時都沒發覺。

這就是命啊,你和我就是命中注定要一起的。

 

「欸~~你就是新來的店員吧?」女孩見到生面孔笑得燦爛:「嗨~~我很期待你的出現呢~~

難道忘記了?這對金南俊來講無非是件天大的好事,免去尷尬的照面,幸福來的太快太突然使他完全無法適應的呆愣了下才結結巴巴道:「我我也很……

「好,那我先走啦~掰掰~

「甚麼!!??妳要走了!?」天堂直入地獄,幸福走的太快太突然。

姿妤疑惑的看著他,「店長沒告訴你嗎?有公司正式應聘了我,所以今天是我最後一天上班啊?」她形狀美好的唇吐出的話語都是災難,「你代替的就是我的位子,所以,你的搭檔就會是……

音樂響起。客人進門。

……歡迎光臨。」據金南俊上次的描述,是超man der菸酒嗓。

 

「閔玧其。」

 

/

 

目送姿妤款款離去後,兩個男人開始大眼瞪小眼尷尬得要命。

……提款機,會用嗎?」閔玧其難得敬業,即便很不想教但仍然向菜鳥開了金口。

……不會。」

………」那他也只能教啊?能怎麼辦?要知道當校霸走出校園便是一介平民、在全家兼職的小雜工。閔玧其認命,垂著眼對著機械做了幾個簡單操作,反正就是這樣這樣那樣,簡單的連智障都會,懂?

懂。金南俊全身石化的厲害,只剩頭部能夠運動,點頭示意。

「還有包裹和宅配也不難,至於香菸顧客講甚麼你拿甚麼便是,但我建議你還是要能夠立即反應……….你窮盯著我看幹啥?」閔玧其煩躁的咋舌,他也曉得自己長得有點好看,但光男人比他高(很多)這點就足夠讓人感到不爽。

沒事。」只是金南俊不停的想推翻自己的推測,但卻發現徒勞無功。

也沒什麼好不懷疑的,是他,真的是他,只不過對方似乎仍完全不知情,只把自己當位普通的小弟到處使喚。所以情書當然也……金南俊不敢再想,畢竟這誤會大的有點誇張,甚至到最後,他始終不曉得女孩的名字,現在問心酸的似乎也沒什麼意義。

是小流氓嗎?身上總帶著摻雜淡淡古龍水的菸味。金南俊總忍不住對身旁這位人物多打量上幾分,尤其聽到閔玧其喊:「歡迎光臨」時心中那奇怪的滋味也不曉得該不該歸類為陰影………儘管那時候的自己的確是崩潰的。

 

唉,金南俊,你還是別談戀愛了吧?

 

 

TBC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7P1包裝 的頭像
7P1包裝

Love yourself. Love myself. Peace.

7P1包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左搖右搖外星人
  • 我想說,這愛情路...也太命中注定了XDD
  • 哈哈哈真的是天命難違ヾ(*´∀`*)ノ

    7P1包裝 於 2017/10/08 12:3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