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undefined

【重發】

 

 

不得不說,這菜鳥的學習速度的確快的可怕,閔玧其自覺他的教學散漫,但對方天生便是能舉一反三的料,機器摸一摸都能用個大概摸大力點就把機器給用壞了。

……這熟悉的既視感是從哪來的啊?閔玧其皺著眉頭像是犯了老糊塗。提款機發出警報的聲響,而金南俊倒也不驚不措,擠出兩個酒窩「啊哈哈又來了」如此乾笑。男人一臉嫌棄的嗤了聲「滾」,湊過去費了一些時才幫他恢復原狀。

……我差點以為我剛上任就要被開除。」金南俊心有餘悸,謹慎的瞅著閔玧其沒什麼靈魂的回了聲「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

幫我拿包菸。」閔玧其又確保了幾次提款機的正常運作,眼也沒抬的低聲囑咐。

「嗯?哪一牌?」對方突然有些反應不過來。

「我平時抽的。」這回他掏出皮夾自己放了錢進去,回頭發現金南俊還真拿對了牌子不禁感到無言以對,自己原本似乎是要刁難菜鳥來著?

因為這櫃已經剩不到一半,如果沒有錯的話,外面那些菸蒂應該也是你的吧?」金南俊還貼心的做了詳註。

……」閔玧其咬著菸嘴沉默,行,他以後會開始撿菸蒂和定期補貨,估計這樣就能把店長老人家給嚇哭。「呵,想不到你還挺聰明。」儘管是位老菸槍,話語也並非出自於內心,但他的笑靨唇紅齒白的十分漂亮。

漂亮,金南俊從來沒想過他會用到這個詞來形容一位男子,可惜不過短短一瞬,閔玧其又恢復平時二五八萬的跩樣。

……謝謝。」他勉強吞下了稱讚,突然想到:「我是不是還沒有正式的自我介紹過?

閔玧其停步在音樂聲下,回頭看他----這會兒是確實的笑意。

 

那也要看你值不值得,畢竟我只記我想記的。」

是菸味,也是煙硝味。

 

/

 

「號錫,Game Over了。」金南俊經歷的一切已徹底超越痛覺能夠描述的情況,「現在這世上沒有甚麼事情能夠阻擋我和學習的羈絆。」

...近水樓台先得月難道沒用嗎!?」鄭號錫剛講完就知道不能提了,再提金南俊就要哭唧唧。

畢竟月亮都跑了,你從樓台上跳進水裡還是找不到月亮。

「而且剛上任就辭職很沒品,我還是想把這份工好好做完反正也才幾個月而已。」

「呀也好嘛,有始有終。」

對啊,至少也拿個全勤可以寫資歷,畢竟店長可是喜歡他到疼的像親孫子。

南俊啊,你可是我這老頭的福星知道嗎?」老人家斑白的頭髮如是說。事實上當便利商店的工讀生還有這樣的好處----過期的商品皆可自由取用。下班後,金南俊就啃著剛過期二十分鐘的御飯糰遇上店長老生常談了一番,當然,也少不了這個話題。

你也知道閔玧其這孩子的個性還挺令人頭痛的,所幸本性不壞但就是有點小叛逆,不過自從你來了之後他的行為就改變了很多。」

「有嗎?」金南俊滿腹狐疑,說實在,他還以為現階段的閔玧其已經算最難相處的程度了。

老店長笑道:「相信我,我以前從沒看過那孩子帶著笑容說『歡迎光臨』,現在倒連生意都變好了。」

而金南俊沒能接上話。應該是說,罪惡般的情感壓住了他,畢竟這誤會要是傳開了姑且還能令人會心一笑,但是閔玧其笑不出來,他也笑不出來,那乾脆就別說破了。

閒談良久,街上寥寥的幾盞燈沒能燦爛過漫天星斗。

金南俊回到店門口時,發現閔玧其也還沒離開,自個兒蹲在地上,白皙骨感的指節夾著一點火星,輕煙裊裊升騰成一條直立的曲線。一條黑貓兩三步的距離衝著和男人對恃,彷彿只要多了任何一分動靜貓兒就會拔腿而逃。

閔玧其將菸往地上一捻,上頭斷掉的線浮空不久後便擴散成層層迷霧,他站起身走進店中,貓兒不見蹤影。金南俊本想動作的,卻見男人重新走出來、放了一盒開封的貓罐頭在外頭,難得可貴的,將地上的菸蒂給撿了回去。

本性不壞,偏偏又是位小流氓。金南俊心中頓時五味雜陳,他幾乎想和閔玧其直接攤牌了:別傻了吧,那位讓你試著改變的人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可是說了,他又會難過。

 

/

 

「老大,田柾國終於逮到人了。」

「那告訴他記得不要打殘……」他頓了頓,「是不是來不及了?

「呃……大概。」

幸好,鄭號錫依舊四肢健全、頭好壯壯,但是是哭暈的還是被嚇暈的便無從得知了。

「我沒動他,因為學長說自己將來的志向是要跳舞的,留不得後遺症。」田柾國扛著男人,很正派的替自己辯護。「不過當我告訴他要來見哥的時候,人就暈了。」

我渾身是寶別打臉蛋別打蛋蛋。這是他昏迷前講過的最後一句話,醒來一看見身旁全圍著黑道角色差點又要再暈一次。

蒼天啊!!大地啊!!我也不過是插了一次隊!!

「你們讓開點,讓我看看人。」男人不耐的命令,只見小鹿斑比都成了木頭,「名字?」他問。

…………鄭號錫。」真的開新眼界了,這年代連當Boss都需要顏質。

「鄭號錫,記住……後果,是取決於你惹到的人,不是你犯的錯。」閔玧其有些幸災樂禍地笑,「田柾國,等一下這個人隨你處置,記得別打殘就好……我們時間有限先辦正事。」

「好。」

……」好屁好啊我的人權呢?鄭號錫死也不敢吭聲,雙眼泛淚花。

混道上的雖然不講邏輯,但至少挺的就是一個兄弟義氣和貫徹唯一觀念「以暴制暴」,而閔玧其光憑嘴砲功力就等同於暴力的化身。

「我叫閔玧其。」他平靜道:「所以現在你曉得了我的姓名又知道了我的長相,要直接走出去就沒這麼簡單了,這道理你應該懂吧?

……」強迫推銷,絕對是強迫推銷。鄭號錫就不懂自己是哪裡被員外相中了,閒來無事突然攏絡他做甚麼?沒準接下來一定搞牽連,最後可能還會殃及到……金南俊。

「希望你們真的只是衝著我來的。」他苦笑,「反正頂多不跳舞。」

 

/

 

弟弟,哥我有事要忙

下課後就不用等我了

事情沒有很多

就不再麻煩你

我很快就會處理好,別太擔心

 

「甚麼和甚麼啊」金南俊搔了搔腦袋,鄭號錫已經莫名奇妙消失了一整節課,卻只傳來一則沒頭沒尾的簡訊……弟弟?他是腦袋被敲到了才會突然這樣稱呼自己嗎?

「算了,反正沒什麼事就好。」他隨手將手機一放,繼續靈魂飄忽的上最後一堂課,不知為何總覺得有地方怪怪的……排版?!金南俊心裡頭暗叫不妙,連忙打開簡訊。

....我。」鄭號錫出事了。

 

「幾個幹部留下來就好,其他人回去上課。」閔玧其點了菸,把小弟們遣了回去。男人蹲下身和被壓下地上的鄭號錫齊平視線。燃燒的紅點撒下一些灰白的粉屑,他把一口菸全吐在鄭號錫臉上嗆的對方直咳。

靠,菸抽這麼凶不怕英年早逝啊?」他忍不住碎嘴,只覺得手腕上一陣劇痛,閔玧其卻抬手示意後方的彪形大漢別動作,咬著菸含糊不清回應:「放心吧,我抽菸從來不過肺的,最近也開始戒了。」男人冷冷一笑:「需要我把菸熄在你身上嗎?

……你抽你抽抱歉我不該管的。鄭號錫自覺自己今天是真的走不出去了,勉強做了個微弱的懇求:「至少讓我和弟弟講個聲吧,他在等我放學。」也沒料到對方如此意外的開明竟點頭允許,男人急忙扭了扭他幾乎快被折斷的手臂,顫抖的點開金南俊的通訊錄傳了一封摻雜了求救密碼的訊息。

沒想到終究還是不得不做。鄭號錫咬緊牙,卻暗自希望金南俊別把其中的玄機當作一回事,一條腿換一個朋友的周全也算值得。彪形大漢看了看確定沒什麼問題,就把他的手機給一併沒收了去。

「給我看看。」閔玧其的一句話讓鄭號錫心中直飆冷汗,只見男人甚麼也沒說,點點頭便逕自站起身來,順道抬腳將菸給踩熄了、並從口袋裡掏出一片黑色的長方塊開始啃。

......巧克力啊?鄭號錫暗咐,難道只有他覺得這個畫面很違和嗎?

「我還要趕著去上班,直接把田柾國叫過來吧。」眼神還是停留在鄭號錫身上,閔玧其笑了笑:……反正你也是位聰明人,這次就先放你一馬。」

 

/

 

金南俊正急得要命,完全不曉得要從哪開始找起時,如此湊巧,「啪!!!」一聲十足響亮的聲音在地下一樓迴盪。

右邊!!!他不敢貿然跑過去,生怕對方留了人手把風。金南俊秉著氣息縮到樓梯口的鐵門後,果然不到幾秒,有一人的腳步聲逐漸接近。他正苦惱要不要將來人給撂倒時卻發現對方並沒有要停留的意願,一路走上階梯離開了。

……好像比想像中還要容易啊?金南俊從鐵門後走出,剛好瞥見他踩在轉角處的削瘦背影,不知為何就是帶有一股熟悉的感覺偏偏想不起來。時間也不許他多做磨蹭,金南俊循著淡淡的菸味很快就找到朋友被綁的地方,除了他以外並沒有別人。

「鄭號……」他的呼喚馬上被對方制止了。幸虧看上去也好手好腳,並沒有遭到甚麼不人道的虐待,只不過躺在地上似乎是爬不起身了便是。

「他們才剛走」鄭號錫虛弱的做了口型,一牽扯到大動作就倒抽口涼氣,「我很好,只是屁股痛……

……???」金南俊還以為自己聽到了甚麼不得了的東西,後來才知道鄭號錫是真的被學弟打了屁股,大概是方才的聲響沒跑了。他還說好險當初惹的人是田柾國,好險田柾國一條筋好惡分明,連揍人都挑肉多的地方揍,能活下來繼續跳舞真是命大。

鄭號錫估計是走不得,於是被金南俊一把背著,「南俊。」他很嚴肅的叫了男人,「你以後必須離我遠一點。」

「為甚麼!?他們不是找過一次麻煩就夠了嗎?

「不是,我見到這學校的校霸了,說想把我一起牽扯進那個大染缸裡。」鄭號錫接受來自金南俊驚訝的視線,「反正我拒絕是拒絕了,但遲早也會牽連到你。」他哽咽,「就這樣吧,再多透露一點我都會被殺掉。」

「你是我朋友,我不能害你。」

 

/

 

「歡迎光臨。」男人抬頭看見來人後,兩眉挑了挑,「你遲到了。」

「嗯,我朋友出了事情受了傷。」金南俊匆匆忙忙進到店裡才套上員工服,卻是一副很鬱鬱寡歡的模樣喪氣的很。

噢,那他還好嗎?」當然閔玧其也只是隨口問問,大概是那位大男孩看起來實在是太難過了,不問總覺得不道德。

「他……」想到就鼻酸,金南俊欲言又止,卻顧慮到對方是位外人也沒什麼不好講的,「他被混道上的人盯上,為了保護我,所以向我提了絕交。」殊不知黑道大佬本人就站在他旁邊。無奈閔玧其自己也沒有反應過來,還挺感動的附了句:「那你朋友人還不錯。」

等一下,好像哪裡有點不對?我不就是混道上的?

閔玧其張了張嘴卻沒講出半句話,那種奇怪的既視感又盤據在他不怎麼好使的腦子裡,都相處這麼久了,對方剛剛進到店門裡時………身上似乎也是穿著他們學校的制服??

不會這麼巧吧?閔玧其正在補貨的肢體有點僵硬,金南俊還沒說完,劈哩啪啦的開始訴說他們是如何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總之鄭號錫是一個非常nice的人。

鄭號錫。男人當下就當機了,如果說眼前的人正是鄭號錫最好的朋友,那田柾國口中那一位高個兒破壞王又是誰?

 

「啊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提款機的警報器又在響。高個兒破壞王因為心情過於低落、操作失誤導致了機械故障。

 

/

 

金南俊難過得要死,也幸好今天的客人比平常少,畢竟在這個狀況下要他笑臉迎接顧客講「歡迎光臨」實在是做不太到。

「對不起啊我每次用壞東西都需要你幫忙修……」他道歉。「……」男人竟然沒有往常的嫌棄,修好提款機後就用著極度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他。「呃......你有甚麼話想問我嗎?」金南俊很擅長讀空氣,被瞅的全身發毛的他忍不住問。

「那位朋友對你來說很重要?」這是他聽過閔玧其最認真的一次語氣。雖然金南俊從以前就曉得流氓重義氣,但突然被男人這樣一問,難不成是要帶著另外一幫殺到他們學校來?

很重要。」金南俊眨眨眼,卻不想再牽扯出太多紛爭,用著很誠摯的語氣回道:「沒關係啦,這種事情我想自己來處理……雖然不知道能不能見到他們的頭頭求他放過我朋友。」

閔玧其現在是徹底的無言了,因為你朋友就是我找人去揍的。

你不用太擔心,呃甚麼風水輪流轉?」他從來沒想過這輩子自己會這樣去安慰一個人,閔玧其拍拍金南俊的肩膀,說他出去打個電話。

……金泰亨,幫我傳下去,說別找那個鄭號錫的麻煩。」在意料之內,對方馬上不平的大呼小叫:「老大這怎麼可以啊!?放他走後他連會不會保密你的身分都是個問題!!

「別管這麼多。」閔玧其的聲音從牙縫裡迸出來,別說你了,我也覺得很扯好嗎?「還有,另外一位高個兒的也別管了,把眼線全撤走……」他頓了頓,可是人家絕交都絕交了,光做這些似乎也沒什麼用?男人立馬改口:「算了,明天把鄭號錫帶來見我。」不等對方回應,閔玧其收起手機,捏著眉間犯頭痛。

……我在幹嘛啊?他崩潰。尤其回到店裡時看見金南俊心事重重的模樣罪惡感都上來了,開玩笑閔玧其除了吸毒嫖妓殺人放火外甚麼事都幹過,卻在一位小夥子面前起了罪惡感。

他猶豫了下,走到零食區拿了70%的巧克力走到結帳檯前自己結帳、塞到一臉不知所以的金南俊的手上。

我心情不好的時候都吃這個,還挺有用的。」靠,現在講甚麼話都彆扭。

……」金南俊看上去很受寵若驚,看清內容物後表情也微妙了起來。

 

兩個人,兩份罪惡感。

 

/

 

果不其然,鄭號錫隔天直接被綁到頂樓、被用丟垃圾的方式丟到他們校霸面前,「你上輩子是踩到幾次狗屎啊?這麼好命。」田柾國還在後面碎碎念,鄭號錫聽了都想翻白眼,這叫好命?跟你講老子上輩子是吃了狗屎你信不信?

而閔玧其又太尷尬了,看到鄭號錫時都不知道要講些甚麼。一位男孩沒有期待只怕受傷害的瞪著自己,「請你們兩個和好吧」這種屁話他也講不出口。

「幹嘛啊我都說我不想加入了。」不期不待,沒有傷害。鄭號錫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反正一條賤命任君處置也沒在怕,嚷嚷道:「有種就只找我麻煩,別用下三濫的方法去動金南俊的任何一根寒毛!!

……原來他叫金南俊啊?閔爺爺根本不在意小人物的姓名日常犯糊塗,面對鄭號錫犀利的話語又是一個面有難色,做了手勢要其他人全部先行離開……朴智旻和金泰亨一人一邊勉強的壓著即將暴走的田弟弟關上鐵門,而閔玧其幾乎是同時,抬起膝蓋撞在繼續劈哩啪啦罵的鄭號錫的小腹上,嘆了一口氣無奈道:勸你別再講了,我怕我會惱羞成怒。」

-------------!!!」你現在不就是嗎?他痛得說不出話來。

 

於是鄭號錫就回去馬上和金南俊談和,之前的過程就別提了罷,畢竟校霸跟人道歉的畫面實在太美,鄭號錫也很有自覺的自己先格式化,老大最大來跟著我複誦三遍。

「天啊你幾乎要嚇死我......」金南俊喜極而泣直接抱著他轉圈子,果然啊果然,風水輪流轉。

?你的身上為甚麼會有菸味?」轉高興了,金南俊不禁疑惑的問,上頭還摻了幾不可聞的古龍水香,熟悉到馬上只想到一位男人。

大概是那位老菸槍吧?畢竟他剛剛才和對方有了激烈的身體接觸(被揍)。鄭號錫用了兩三句呼嚨而過,反正金南俊正在興頭上也根本沒在在乎。

 

「我和我的朋友和好了。」男人語氣雀躍的像在天空飛,嘴角旁兩個小塹掛著很是好看。

………恭喜啊。」閔玧其嘴角牽著淡淡的笑意。

 

/

 

而後來鄭號錫發現他們閔爺爺就在金南俊任職的全家裡打工時已經是後話,之前是沒什麼時間,好不容易突然興起、想窺望一眼學霸做起全家兼職的雄姿,一踏進去不得了,不只學霸、連校霸也在裡頭。

剛進門就軟腳,鄭號錫差點被自動門夾到。

「號錫?你怎麼來了?」金南俊看上去樂得不得了跑上前抱住他,鄭號錫卻沒有任何半點相見歡的興致,撇眼看見閔玧其站在結帳台後熱笑說「歡迎光臨」,暗地卻對他做了一個手划過脖子的動作。

………」我操。難道我上輩子是真的食了屎嗎?

金南俊絲毫無意會到自家哥們的厭世神情,笑嘻嘻的將鄭號錫拉到男人面前做了簡單的介紹,「這就是我之前提過的朋友,鄭號錫;鄭號錫,這是我現在的同事,閔玧其。」

靠你還和他提起我啊!?!?!?宇宙的秩序正在崩毀,鄭號錫跌入了黑洞的漩渦中。反觀閔玧其三分淡定七分從容,笑著伸手客套了句:「初次見面。」手勁卻是大的要把對方的手捏到粉碎性骨折……尤其鄭號錫還不能喊痛。

「你別看他像路邊凶巴巴的小流氓,其實人還不錯哈哈哈。」

金南俊我就麻煩你別再補充了,他真的是流氓、大流氓,還是殺人不眨眼的那種。鄭號錫也笑著回了句:「初次見面,很高興見到你。」附註哭著笑的。

而在全家裡頭探望朋友當然也少不了被請客的命運。閔玧其以整理貨品為藉口留了金南俊一個人在結帳台,找了一個死角直接把鄭號錫給暗槓在地。

……甚麼話該講甚麼話不該講你應該曉得吧?」鄭號錫瘋狂點頭以示回應。

不是啊等等。」他微愣,疑問道:「金南俊向你提起過我,可是他完全不曉得你是誰?」閔玧其默認以示回應。而之前也講過了,鄭號錫是位聰明人,沒一下便摸通了自己為何能被輕鬆釋放的始末,笑容也逐漸變的……八卦。

「你該不會是喜……啊啊啊啊別掐別掐別掐!!!會死掉!!!」金南俊聞聲探了過來,問道:「甚麼事啊?

沒有兇殺現場,只有兩位好捧油在勾肩搭背。

沒事啊,一切都好。」鄭號錫忍著痛,燦笑。

 

/

 

他媽半條命都要沒了。

最後鄭號錫只買了杯八元養樂多、咬咬吸管回復HP,因為挑太貴的閔玧其也不知道會在不爽個甚麼啥子。而這時段也沒客人,聊起天來毫無壓力,所以鄭號錫便開始演戲、把閔玧其當陌生人來演,他媽管你是不是校霸,我有你的把柄我最大。他就像位大媽瘋狂朝男人丟敏感的話題:有沒有女朋友啊?談過幾次戀愛啊?反正只要迴避有關身分的問題皆一概不漏。

………」閔玧其後悔莫及。他當初就應該要聽金泰亨的話,要不把鄭號錫收了,要不就要把鄭號錫給滅了,這貨卡在中間實在是煩得要死。

「我沒有女朋友、也沒談過戀愛。」男人講話就像一顆冷冰冰的石頭生無可戀。

天啊我們的校霸kkkkkk。鄭號錫憋笑無能,表情扭曲的厲害。

「唉,別難過,我和金南俊也都是狗啊。」他趁對方去了趟後方廁所,才悄咪咪的湊過去和閔玧其道:「接下來你別說是我講的,他這個人的戀愛經歷根本就是傳奇。」

............

………

……

你剛剛說甚麼?」男人瞇起眼。

 

「疑?鄭號錫先走啦?」通體舒暢,金南俊走出廁所時卻面對眼前如此詭譎的場面,前檯沒有人顧,他的哥們也失了蹤影,店中空蕩一片。

外頭的天已經暗了,厚重的雲霧看不見星辰。

但那不是雲霧。金南俊愣了愣急忙跑了出去,映入眼簾的是正在抽菸的閔玧其和一地菸蒂。「...靠,你是瘋啦?」他忍不住罵。金南俊雖然曉得這男人的菸癮重,但這也超過愛抽的範圍、根本就是用肺功能來做發洩,而閔玧其對於聲音置若罔聞,深深一吸又是近半根。

金南俊這次真生氣了,衝上前一把搶過對方嘴裡的菸、十分不能理解的問道:「你這人到底是怎麼搞的?

我怎麼了?」聲音沙啞的可怕,還未吐全的煙霧灌進鼻腔引的閔玧其一陣猛咳,金南俊想伸手去扶他,一人前進一步、一人就後退一步。「別碰我。」宛如一隻刺蝟,藏起牠柔軟的肚皮、立起尖刺去攻擊周遭的事物,閔玧其連話語也化作為利刃。

……」雖然不曉得前因後果,但金南俊心中是有個底了。

 

一個無心的誤會,卻會傷害到真正獻出心臟的人。

 

/

 

當晚回家金南俊就撥了通手機向店長提出辭呈,當然也沒被少盤問了一番。

「怎麼這麼突然啊?難不成是閔玧其----

「不、不是的,這全都是我自己的意願。」說了你可能還不信,是我欺負了你們家小流氓。

金南俊信誓旦旦講了大半天才讓老人家釋懷,而他也終於曉得閔玧其嚇跑其他工讀生已經是累犯了,上一任作的特別久還是因為她是位女的。

店長真的非常捨不得,扒著男人連停職留薪都跑出來了,媽呀一位全家工讀生你也給他停職留薪搞的金南俊十分哭笑不得,但更多的還是心裡的酸澀,因為這也代表閔玧其的確是對自己好的,雖然大概是遞香菸包很方便的小弟但也難得可貴。

真的很抱歉。」不曉得在對誰說。

 

「我!!」毫不意外,隔天一到校,鄭號錫見到人就把他轟的狗血淋頭,雖然金南俊心中也有點小憤怒,無奈優先順序被搶了著,現在的自己只能不停遭到友人挨罵。

「你為甚麼之前不把事情全講清楚!!!我昨天!!!就差點!!!橫死在街頭!!!」鄭號錫嘴砲起來不用換氣,扯著男人的衣領唸了老半天。唸閔玧其當場的反應是何等揪心外表平靜內心淌血、又唸他這條命就是閔玧其為了你親自去換的、再唸閔玧其巴拉巴拉巴拉!!!

這一下子訊息量進的有點多,金南俊急忙先打斷了,「等等?所以說閔玧其是本校學生?

鄭號錫直接被氣笑:「他何止只是本校學生?高三的學長、你我見了要稱哥、校長見了要哈腰、他媽就是這個學校裡頭的大校霸!!!

…………」對方的小流氓形象就像玻璃嘩啷碎滿地。

「這下可好了!!你和他翻臉就等於和全世界翻臉!!我們可能連一節課都活不了!!

 

 

 

TBC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7P1包裝 的頭像
7P1包裝

Love yourself. Love myself. Peace.

7P1包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