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undefined

這嚴肅的臉是怎麼一回事XD

 

【重發】

 

 

 

閔玧其請了病假,整個校園裡頓時群龍無首人心惶惶。

男人打開關掉通知的手機,裡頭全是朴智旻和金泰亨向他哭唧唧:沒了老大管田柾國一整個脫韁野馬又開始在學校裡惹事生非……甚麼校霸,我根本是爸爸吧我?

煩。

閔玧其在昨晚菸真的抽太猛,壽大概剪了二十年有了,整個肺裡頭都是烏煙瘴氣還卡了痰。他順了順喉嚨發現仍是於事無補,心煩意亂的起床去裝了一杯水。

……都他媽是一些甚麼爛事。閔玧其現在只要一想到金南俊就會想摔杯子揍人、感情還被騙的亂七八糟整個就是人生失敗組的化身。而習慣永遠是最可怕的,心情一糟糕就會犯菸癮,犯了菸癮又會想去克制,不知為何……閔玧其就會突然很想吃巧克力。

……操。」他憤憤地罵了一聲,聲音難聽的要死連自己聽了也嫌棄。

戒了,他全部都要戒掉,不管是菸還是那該死的……他將口袋裡已經因為擠壓而變得破爛的菸盒隨手扔進了垃圾桶,前籃球校隊,每次閔玧其一到這裡還是會忍不住小自豪了一下,但有鑿於過了高二後他的身長發育就停在一米七四遲遲沒有突破,所以乾脆連社也退了。雖然他現在也早已不介意甚麼身高,畢竟混道混了這麼多年講究的永遠只有實力,敢笑他矮打斷雙腿便是既簡單又粗暴,但每每看到金南俊天然的一米八身高還是會忍不住羨慕----

「磅!!!!」閔玧其一腦突然撞向牆壁,把雜碎撞出腦袋後摀著頭和自己催眠快點睡著。

….靠,痛死了。

 

學校的課業雖然是頹廢了去,但時間仍是持續在跑。閔玧其當了整整一上午的石頭也夠心滿意足,為了養活自己,他下午勉強帶上了一個口罩、認命乖乖出門當工讀生。

金南俊肯定離職了,用膝蓋想也知道,而在工作機會如此可貴情況下店長也沒讓缺額空上太久。閔玧其冷眼瞪著旁邊那位新來的小弟,帥是挺帥的,但看上看下看左看右總之十分的不順眼,他是不是該建議老人家選位有酒窩的?不然辣眼睛。

算你幸運,遇上我今天狀態不佳,沒辦法講話也沒辦法裝逼就先放過你了。閔玧其帶著口罩,絲毫不積極的目送客人來來又回回來來又回回,皺眉的嫌他態度不好的都有聽到耳朵生繭。幹嘛啊?沒見過流氓?反正我笑也沒人要看講歡迎光臨也沒人要聽啊!!!

 

……」店長在遠方看著閔玧其一副「我的世界沒有光」的模樣,整個人都覺得不好了。

 

/

 

何止一節課?一整天都平安無事。

金南俊揉了揉被紙團敲痛的頭,該死的鄭號錫竟然還在裡頭放擦子……「準備被良心譴責到死吧(鬼臉)」上頭如是說。他轉過頭看向斜後方,對方竟然還生著悶氣寧願看書也不願意看自己,金南俊也覺得很委屈啊!!!誰叫你大嘴巴把內幕抖出來啊!!!

「我?你怪我!?」鄭號錫瞪大雙眼,天生擁有能把彎的講成直的特殊能力:「我那會兒是遇上同是天涯淪落狗起了憐憫之心!!鬼才曉得他的第一次初戀就毀在你手上!!!

金南俊百口莫辯,唯一能夠爭辯的就是對方從一開始,喜歡的人就從來不是自己。

你又知道。」他白眼一翻,不想和情商弱智講話。

 

而鄭號錫也早已沒有人身安全上的疑慮了,放學時分,金南俊收到來自他朋友算不上友善的「明天見」,目送對方漸行漸遠的背影,心裡不知為何就會出現幾分感概,大概是活到這麼大的一個歲數,才終於體認到地下體制和黑白兩道調和的重要性諸如此類……金南俊走沒多久,又意識到他從今天就不用繼續上班,於是感到有些低落的從另一個方向折返回去。

手機毫無預緊的響起,是店長打來的。

男人嘆了口氣,就算拒絕的如此明確還是沒辦法嗎?金南俊以為他又會在電話裡推拖上好一陣子,卻沒料到老人家的聲音既擔憂又心疼:「南俊啊……玧其他生病了,整個人還沒了靈魂行屍走肉的很嚴重……我真的寧願他皮也不想看到這孩子自暴自棄的樣子。」

「我實在不曉得該怎麼辦,也只好打電話給你了畢竟你和他的關係好,看看能不能勸勸他。」

不是啊店長,你說的那些事情早就是過去式了,估計我現在若真的出現在閔玧其面前,恐怕只會直接被生吞活剝吧?金南俊心裡苦笑著嘴上卻還是允諾了,畢竟會生氣反而是件好事,最可怕的,永遠是男人在看陌生人般降至冰點的眼神。

 

任誰都一樣,愛的反義詞並不是恨,而是冷漠。

 

/

 

「你很喜歡這一牌的巧克力啊?」新來的小弟完全不懂空氣要怎麼讀,閔玧其原本以為鄭號錫那款的已經很超過了,沒想到眼前這位二貨更自來熟。

「嗨喽~你有聽到嗎?我叫金碩珍噢~」誇張的是,他還強迫閔玧其記自己的名字。

莫論在這完全無法開口說話的情況下沒被氣死也會被煩死,「...天,你該不會是聾啞人士吧?」金碩珍對一尊石像自言自語了好一陣,最後還悟出一個很令人無語的結尾。男人的額角青筋跳動,閔玧其心下一橫抬手拉下口罩,用著極其殘破不堪的聲音只講了四個字:「我操你媽。」

「切,原來還是會講話的明明是個小孩子裝甚麼酷嘛盒盒盒盒---」對方的精神抗性點到滿級,笑咪咪的看著男人又開始自說自話絲毫不受影響。看來是對吃很有研究的一個人,金碩珍就藉著閔玧其手上的那塊巧克力開啟話題、開始談天說地。

原來想擁有一份安寧也是可以這麼奢侈。閔玧其估計他的人生大概就是在此刻達到了最低潮、不會再更糟了,如此想著心情也終於沒這麼緊繃,沉浸在金碩珍「吃的美學」裡、接受近乎於自虐的現況。

話說這社會是怎麼搞的能夠如此病態?前一位是令人羨慕的身高、後一位是令人羨慕的肩膀,你們只是一枚小工讀生而已沒事條件生的這麼好做啥子呢?閔玧其心中憤恨的當下並沒意識到他也同時栽贓了自己,咬碎下一大塊巧克力。

唉,想抽菸啊。戒斷症狀還尚未出現,琳瑯滿目的菸種就擺在後頭對男人來講似乎有點太過於殘忍了。閔玧其半闔著眼在金碩珍頻率有些高昂的擦玻璃笑中勉強提起精神,「所以,你到底為甚麼會喜歡吃這個啊?」男人在半夢半醒聽到了這個提問,微微下垂的眼梢是慵懶的,金碩珍訝異在閔玧其終於願意正眼看自己的同時,他薄利的唇勾起一絲弧度,是利刃尖端冷冷森森的金光。

 

干你屁事。」

 

/

 

在金南俊依照老人家的意去「赴約」時已經過了換班時段,反正閔玧其也不會這麼早走,他會蹲在地上等貓來。

其實金南俊是挺後期才曉得這件事,而要不是沒有陪店長老人家聊天,估計他是永遠不會知道,男人總是在確定自己已經先離開了才會偷偷摸摸的龜在店門旁不起眼的空地上燒起一根菸,而這時候貓兒特有的晶亮眼瞳也會出現在不遠處的草叢裡......到底是有多大耐心才可以和一隻貓玩上乾瞪眼的遊戲?金南俊自從撞見後就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況且那個畫面就像貓在逗貓。

過了這麼久,黑貓仍是十分的桀驁不馴,但已經願意和眼前的男人拉近距離,這時候的閔玧其默不作聲凝視著貓時,眼裡沒有戾氣也不是空洞,他就像看著自己,帶點王者永遠是孤獨的乞憐意味。金南俊還把閔玧其當作小流氓看時總覺得是年輕人犯了中二病挺可愛,但現在曉得了對方的真實身分,不知為何,那種願意放下所有防備的柔軟姿態莫名吸引著他走過去順順那隻貓的背……那隻大貓的。

而現在閔玧其竟連菸也不點了,「我很孤單啊,快來陪陪我」似乎在嘟囔著這句話。但僅剩一步的距離,他伸手,貓又跑掉了。男人的臉上沒有表現出難過的神情,按照慣例走回店裡買了貓罐頭。

哎呀,真可愛。」

!!!!????」身旁突然出現一位男人把金南俊嚇得半死,他大概也是縮在草叢裡縮久了,站起身時身上還黏著一些草屑和木枝、衝著自己燦笑。

?忘記講了,其實從剛剛到現在金南俊一直都是藏身在草叢後,雖然聽起來很窩囊,但這可是對當事者一個很貼心的考量。但他也沒萬萬想到,旁邊那位不自請來的不速之客,在一聲「嘿咻」爬起身後,就直接走出去了、走出去了、走出去了!!!!

好死不死,閔玧其也剛好拿著貓罐頭走出店門,看到來人何者馬上傻眼。

----你怎麼還沒回去!!??」他好不容易稍顯復原的嗓子又壞的一乾二淨。俗話講:「伸手不打笑臉人。」但金碩珍這張笑臉,閔玧其看了只會想揍。

「嘿~我也正想問呢,請問你是去買了宵夜嗎?」偷看可以,但直接揭穿和明知故問就太過分了。金南俊認定那異常熱絡的男子估計是活不了太久,卻暗自感謝他把閔玧其逼到光亮能夠照及的地方,沒有漏掉男人提不起面子而害臊臉紅的畫面。

不怕壞人,只怕無賴的人。金碩珍又盒上一陣,彎下腰調笑似的去追閔玧其因心虛而游移的眼神:「謝謝你啊,讓我看到了好東西。」他朗聲道,而草叢後的人早已失去蹤影。

 

/

 

閔玧其百思不能其解,一天的身體不舒服應該不至於讓他被一位新來的菜鳥牽著鼻子走才是。「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煩很困擾?」金碩珍突然正經的問他,閔玧其氣的七竅生煙只想拉下對方的衣領(因為提不上去)嘶吼:「對!!

想歸想,男人的情緒被逼到臨界值的當下反而冷靜極了,他笑了出來:「那你這樣做又有甚麼目的?

傻孩子,當然僅僅只是為了樂趣啊。沒想到金碩珍還真給他這樣回答,就在閔玧其面對剋星正束手無策而感到槁木死灰時,男人突然斂去了一身嬉鬧,道句:「那我就不鬧你了。」後便走進明亮的冷氣房裡,帶出了兩罐海尼根。

.........」現在到底在玩哪招啊?閔玧其手上被塞進一罐沁涼,完全無法跟上金碩珍的彈跳思考。「你應該還沒成年吧?所以我去買了。」他道,俊氣的眉宇間都是笑意,「人在戒菸時不是都要這樣嗎?成癮依賴一個又一個,所以要戒菸,後面就是接酒了。」

話不是這樣講的吧?有鑑於自己還是位學生,事實上為防宿醉閔玧其反而是不怎麼碰酒的,而且啤酒又太苦不合胃口。「你怎麼會知道我在戒菸?」若是以前的他也不會如此輕易的發問,不過在金碩珍這種人面前他反而懶得去防衛了,如果真被這種笨蛋在後頭捅了一刀,也是天要亡我儘管認命便是。

「因為抽菸的人容易嗜睡。」金碩珍很自然的就在店門前席地而坐,發出應該是中老年人才會有的嘆息,易開罐打開的聲響響亮又清脆。「反正我看你不管怎樣都傷身,但至少也要換換器官虐待才是真的。」歪理中竟然也有幾分道理,閔玧其不禁被對方那「活在當下」的灑脫情感動搖幾分,在幾步之遙的距離也一併坐下了。

……不要靠近我,我沒跟你開玩笑。」面對一臉躍躍欲試的金碩珍,他又重新提出警告。

氣氛就這樣突然安靜下來,讓閔玧其起了一種自己是在喝悶酒的錯覺,雖然事實上也是挺悶的。

「你很喜歡貓?」果然金碩珍的嘴巴還是閒不下來,他見閔玧其喝了一口酒、露出嫌棄的神情後,果斷從口袋裡掏出所剩不多的巧克力折下一塊含進嘴內,「普普通通。」他嘟噥道。

「我也想要吃~~

「不會自己去買啊?」結果還是把東西給他了。儘管70%對他來講反而挺苦但金碩珍仍是表現得津津有味,心裡則暗笑對方口是心非,當然他也毫不避諱地問:「那也不是甚麼丟臉的事情啊,你這樣做又是何必呢?

「所以原來你是全程看啊……嘖。」閔玧其搔搔後腦勺,事實上他做任何事情都算不上光明磊落。因此藏起來對自己來講幾乎已經是反射動作了,好的藏、壞的也藏,因為在乎所以藏。在那個環境裡被曉得喜歡甚麼其實是很可怕的,大概就是電影裡的特務為何都不願意佩戴婚戒也是同樣能說通的道理,因為喜歡,所以我藏;要保護你,我更必須藏。

現在難道是姊妹滔談心會嗎?金碩珍對他來講好歹也算位長輩,閔玧其捧著一杯酒精,只能活在陰影之下的生活他向來習慣,以著一般工讀生的身分在大眾面前露面卻也有平淡的好。

Awwwe……你這個缺人疼的小貓咪……」沒過會兒金碩珍臉上就有一個浮腫的紅印,那還是手下留情過的。

……滾。」還是藏起來吧,他太討厭談心了。

 

「盒盒盒聊得這麼開心我都差點忘了告訴你了~」後者稍有醉意的將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

「其實很早就有一位大男孩待在那裡,我是要看他在看甚麼才發現你在逗貓玩的。」金碩珍道:「難不成是認識的人嗎?

 

/

 

然後閔玧其就喝茫了,能喝海尼根喝到茫也是很厲害。

 

事實上金碩珍並不是不會讀空氣,但是僅僅遵守著一個規矩將會扼殺他保持青春;更白話一點,金碩珍是一位幼稚的男人,探完底線就抽身讓人恨的牙癢癢卻無從下手。

但這次似乎是真的戳到對方的痛處。在聽完他幾個簡單的特徵描述後,閔玧其的神色幾乎是變得鐵青,一句詛咒帶著大邱腔沒把持住從牙縫裡迸了出來。

「哦?你怎麼啦?」如果不繼續問他的名字就不叫金碩珍,有個直覺告訴他這股憤恨就像閔玧其的女朋友被那男人拐跑了一樣,而閔玧其也沒有回答、自顧自開始喝起真正的悶酒,砰乓放下鐵鋁罐時外表都還有凹陷而下的折痕。

……現在的年輕人是真的很不得了啊。金碩珍見自己的那瓶都還沒喝上幾口,而根本沒有幾次的飲酒經驗的閔玧其在一口氣乾完後更是臉色煞白、血色盡退,「他快要倒了。」金碩珍無奈地想,畢竟連自己至少也要喝上一手才會開始有感覺……男人很識時務的往對方挪進一步,就怕小流氓喜歡逞強最後不幸倒了栽蔥。

別靠近我。」儘管重心不穩地依舊執意要站起身,他變得迷濛的視線放在金碩珍身上又不像在看他,語氣冰冷到一個不行:明明從一開始就不是衝著我來的,那你現在又是甚麼意思?

……」金碩珍寶寶好委屈,我也只是想扶你啊。他看著對方轉身的背影不禁嚷道:「你該不會要直接這樣回去吧!?未成年騎士又酒駕??」幸好閔玧其醉是醉了,卻依舊明事理。他有些艱難的摸出身上的手機,指紋隨便印上後便丟給金碩珍、叫他從電話簿裡隨便挑一個號碼打過去找人來接。

「噁痾……」閔玧其一手撐在玻璃上,頭有些暈嘴裡又全是苦澀的味道:……這東西怎麼可以這麼難喝

「放心吧,以後還多的是機會練習。」滑著手機螢幕時還不忘風涼:「不過照你那喝法就連果汁也會醉的。」金碩珍注意到一串沒有名字的號碼旁邊卻被注記了星號,沒想太多便直接撥了過去。

 

/

 

「嘟嚕嚕~~你家的小貓宅配送噢~~

……?金南俊傻眼。

 

他那時候還真覺得自己真挺窩囊,反正閔玧其看上去除了嗓子有點不舒服一切都好、和新來的店員適應的也很不錯,所以就先自行離開也不知道在孤僻個甚麼勁兒。

金南俊踹掉鞋子後站在玄關發呆,一半後悔一半扼腕,方才應該不管閔玧其的反應如何都要把喉糖遞給他畢竟自己都早已預料到男人的菸酒嗓子遲早會出問題,不過這份貼心現在看來是有點多餘就是。

「唉……」金南俊得後半腳還沒能走進客廳,手機又響了。他瞇著眼想大概是鄭號錫沒聯絡到乾脆打過來催自己上線打LOL,掏出手機才發現電話號碼是未知的但他想得對方是誰。

此刻的心境竟和上次沒差上多少,但成份裡還是有股說不出的微妙,他會遭遇到甚麼?憤怒?冷漠?

男人突然很想念那聲小心翼翼的「歡迎光臨」。

「甚麼甚麼宅配送?」準備十足的心理建設被陌生的聲音一腳踢亂,聲音不是沒有聽過大概是那位新來的店員。

「不是噠,你的朋友身體出了一點狀況現在不能騎車回家。」另一頭傳來的聲嗓似乎是一直很愉快的,「我剛剛帶他轉大人。」

「咳!!!甚麼轉大人!?」金南俊急得要命,才剛用頭夾著手機返身穿鞋就聽到如此驚悚的發言,他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嗆死。「等等等一下,現在你們在哪!?哪家賓館啊啊啊啊啊

相反於金南俊的著急,對方仍是一派悠閒的繼續閒話家常:「盒盒盒你想到哪兒去?他喝醉了。」他又道:「知道他在哪一個便利商店工作嗎?最好快點不然萬一發起酒瘋受難的會是我。」

「好,我馬上過去。」掉線。

 

/

 

喝醉?閔玧其還喝酒?

 

一聲尖銳刺耳的急剎,金南俊慌慌張張地跳下腳踏車,估計是店門前的那兩位沒跑了。

金碩珍一手托著閔玧其的頭,還好小孩子的酒品不錯,醉了只曉得睡。聽聞剎車後他抬頭一看,神情些微的驚訝:「哎?竟然是你啊?

男人胡亂點了頭,心情十分複雜的在安靜呼吸的閔玧其身旁緩緩蹲下,一副很想摸但又不太敢碰的樣子。金碩珍真覺得這兩人的關係實在是愈發的有趣了,食指在唇上點了點十分調皮的輕語道:「你別太羨慕,這隻小貓咪剛剛可是撓過我的。」

小貓咪......金南俊寒毛一豎,這男人還真不是普通大膽,但他也很難想像閔玧其竟會毫無防備的在外人面前展露這樣的一面,一股酸澀只能乾巴巴的嚥下。金南俊注意到對方腳邊的兩瓶鐵鋁罐,十分懷疑的問道:他喝這個也能醉?

「我也覺得很好笑,不過那是因為我和他講你來過的事情這孩子才開始猛灌的。」金碩珍笑道:...你們到底是朋友還是仇人啊?虧你的電話號碼還被加進我的最愛裡頭去。」

金南俊被問的一時啞口無言:「呃這說來話長。」我的最愛嗎?那當初的動機應該也已經不再了吧?思至此他嘆了一口氣,將眼前的男人小心翼翼的抬了起來。

閔玧其半醉半醒,感受到一個天地顛倒總之是被扶穩了,「抓緊一點。」飄渺的聲音聽的不是很清楚,他皺著眉思考金碩珍到底是打給哪個人,睜開一條細縫卻只能看到背影,而自己大概是坐在腳踏車的後坐上……不會騎車啊?那也只剩年紀小的那三隻了。

朴智旻?」金南俊聽見身後一個瘖啞的嗓在低沉的喚......接著就是自己的腰間被胡亂摸了一把讓他差點在街道上打滑,原來認小弟也可以用摸的!?他震驚。

……不像啊?田柾國?金泰亨?

「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他想反正早晚都是死,便心一橫問道。想不到閔玧其還是沒有識破,只嘟嘟囊囊在後頭的抱怨:「找死啊金泰亨敢沒大沒小連一聲老大也不叫。」

看來是真醉的挺厲害,「老大。」金南俊認命,聽對方含糊地把地址講了遍,溫緩的氣息弄得他耳朵有些癢,大概又是昏沉的睡了過去。

男人身形在男性裡頭其實不算高大,閉上眼時鋒芒盡藏,墨髮瓷膚神情柔和,任誰也想像不到他是一位在道上一手遮天的校霸。金南俊背著睡的正香的閔玧其像拎著剛出生的奶貓幾乎感受不到重量,用著IQ148的腦袋在盆栽底下找到了對方的家門鑰匙……其實也只是僥倖。

原來是獨居嗎?幾乎沒有甚麼特別的裝潢,很簡約的風格。金南俊將閔玧其小心的放在床上,不禁起了幾分興致想觀摩一番男人的平常的生活空間......事實上閔玧其還挺愛乾淨的,和一般男同學亂七八糟的房間根本沒辦法比,他注意到唯一雜亂的地方大概也只有書桌,幾本不同科目的教科書散亂著,擺在前頭的相框沒放照片,只夾著一張黑色的紙卡。金南俊心念一動,走上前把它取了出來。

果然……還留著啊。

金南俊皺了皺眉頭,也不曉得自己當初怎麼可以寫出這麼肉麻的話。閔玧其正囈語著翻了個身,眉頭揪緊似乎是很難過的樣子,金南俊放下卡片,走過去想幫他把棉被蓋好。

 

………你,是真的把我當傻子在玩嗎?

男人嚇了一跳,棉被拉到一半的手來不及抽離。閔玧其手心的溫度滾燙,他的雙眼半張直視眼前的人,卻又渙散著沒對上焦。

 

「金南俊。」

 

/

 

這是一個很悲傷的故事,笑中帶淚,甜點咬下去滿嘴玻璃渣子。

閔玧其雖然對愛情的確不抱期待,但那並不代表他不渴望。

你為甚麼要過來?

所有的事情都不是為了我,那你為甚麼還要過來?

...我明明都已經這麼努力的在改了……為甚麼不給我這個機會?

事實在這裡,對方其實早就知道了,只剩下自己抱著荒唐的期待在過活。

 

他說他原本從一開始就打算講的。

他說那如果全部從頭呢?

 

如果全部從頭,你金南俊願不願意寫給我?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7P1包裝 的頭像
7P1包裝

Love yourself. Love myself. Peace.

7P1包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